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活动掠影【时间:2017-06-22】 【来源:三台县文化馆】 【阅读量:1017】

郪江城隍庙会:游走在古街上的民俗

郪江古镇,位于绵阳市三台县城南47公里处,南临郪江,东滨锦江,建于两江汇合处,曾是春秋战国时期郪王国的都城。郪王国存于巴、蜀两国之间,后被蜀国吞并。秦国灭蜀之后,郪江归入蜀郡。郪江古镇至今已有2000多年的悠久历史,而作为百姓民间信仰演示活动的郪江城隍庙会,已有230多年的历史。

城 隍 游 街

每年农历五月二十八,是郪江城隍爷和城隍娘娘的出巡日。这天凌晨,参加表演的男男女女、老老少少们就要忙碌起:着装、化妆、收拾行当。几个小时之后,头戴各式各样官帽、脸化红黑相间、粗细不一的粉黛描画、手握彩色道具,身披红袍绿衣黄褂的各路鬼神和历史人物聚集在古镇场口—这就是今日要巡游的队伍。

城隍神供奉在王爷庙里,出巡前,由一位长者在王爷庙内主持祭祀仪式,把着香说了许多庇护人们平安的话后,才把城隍爷和城隍娘娘请进轿,再请出王爷庙。

这时,铜锣响起!在“郪江古镇城隍庙会”的横幅前一位长者手拿着类似鞭炮的纸筒,一边绕着场子,一边释放淡黄色的烟雾,圈子越绕越大,待烟雾弥漫时,阴曹地府里的角色纷纷出来亮相,而那身着红衣官服左手拿着生死簿,右手拿着朱笔,边走边煞有介事地在生死簿上点着名的就是判官了。“鸡脚神”身着红袍,挂着鲜红面罩,拖着长舌,面目狰狞,手执铁链,左蹿右跳,貌似正在捉拿坏人。身穿白衣的白无常,人称“吴二爷”,左手执白色纸伞,右手拿着蒲扇,头戴尖帽,上写“你也来了”,这与西安城隍庙牌楼上的匾额“你来了么”是一个意思,看似口语,但实际上是一句道教警语,意在告诫世人:你的一举一动城隍爷都看得清清楚楚,记得明明白白,在这里,什么事都隐藏不住。一阵捉拿妖魔鬼怪的开道仪式之后,这队角色钻进“阴阳界”横幅的黑布后面,这时铜锣声再次高高响起。巡游正式开始。

庙会横幅走在最前面,沿着老街一路行进。摇扇撑伞的“吴二爷”,拿执铁链的“鸡脚神”,“牛头”“马面”,依次跟上,高举“肃静”“回避”字牌的旗牌执事紧随其后,后面跟着手持彩色幡旗和刀、枪、斧、戟等武器的护卫阵营,如此壮观的仪仗队阵势只为城隍神开道。后面跟着的,就是由十六名轿夫抬着的两顶大轿,一男一女两位城隍面容庄严地在轿子里正襟危坐,引来许多老人扶轿同行。队伍到这里,神界角色告一段落。

随着第二组锣鼓队的接上,阳界生活热闹地展示出来。先是大人抬着轿椅,每一组坐着两个身着戏装的男女孩童,从脸谱上看都是戏文中的角色,表现“桃园结义”“精忠报国”“周仁献嫂”之类的忠孝节义故事。接着是妇女腰鼓队、扇子队等编队,跟着是“旱莲船”“跛子娶亲”“猪八戒背媳妇”“鸡公车接小媳妇”等生活场景。

城隍出巡,是祈求平安吉祥,风调雨顺,也是为驱邪惩恶,扬善教化。普通民众一方面因袭前人对城隍神的敬仰,另一方面,随着生活变化,一切寄希望于神灵的观点逐渐淡化,因此,民众开始把城隍出巡演绎成寓教于乐,一台原汁原味的民间信仰的娱乐表演就诞生了。

表 演 队 伍

参加巡游的400多名化妆表演者均来自郪江本地。其中,一名叫周志敏的老人,他已经五十多岁了,今天他依旧早早来到王爷庙,着装、化妆、收拾行当。他说:“我今年是第三年担当鸡脚神的扮演者,脸上罩着真正的猪肺腰舌面罩,夏天的确有点难受,但我父亲以前都扮演了几十年这个角色,只要我在一天,我都会为庙会出力的,尽力把这个角色扮演好。”在巡游队伍中,他可是大家争相观看的“名角”。城隍神的仪仗队里,手持幡旗与武器的都是中老年妇女,腰鼓队、秧歌队、扇子舞、打连箫都是清一色的娘子军,甚至还有婆婆舞龙队。当然,诸多爷们都是担当主角的,舞金龙的都是男子汉,舞草龙的都是男孩子。

万 人 空 巷 的 古 街

上万人把古街挤得满满当当,有屋檐下站着观看的百姓、有巡游队伍里跟着的虔诚信众。最开心的应该是娃儿,骑在爸爸的脖子上,边吃东西边“高瞻远瞩”。

在这个场合,民众发自内心的满足感自始至终洋溢在这条古街里,又溢出青砖黛瓦人字梁,穿过场口的牌楼,向远方飘去。

城 隍 庙 会 的 历 史 底 蕴

据史料记载,自周朝开始,每到秋季收获之后,人们总是要举行一些祭祀活动,特别是在除夕之日要腊祭八神,其中第七神就是水庸神,也就是“城隍神”。唐代以降,城隍信仰及祭祀城隍活动在各地逐渐盛行,求晴祈雨、招福避祸的各种祭文也多有流传。农耕文明时期,水旱不能从人,官民与城隍、五龙之间必须相互依赖,舞龙求雨(或求晴)成为古代官方和民间祀神活动的重要内容。

城隍文化在郪江古镇能够积淀下来,还与古镇悠久的历史文化紧密关联。从先秦至汉朝,从郪国王城至郡县治所,郪江古镇的诸多遗存为民俗文化铺垫了厚重的历史基石。这里留存着中国四大汉墓群之一的郪江崖墓群,分布在以古镇为中心的河湾山峦间,数以千计,尤其以金钟山、泉水坝、紫金湾墓群最为集中。墓室虽大小不一,而结构基本一致,设施齐全。“狗咬耗子”“凫鸭”“推门探望”等刻图,神态逼真,情趣盎然;不仅刻工精细,还辅以色彩,虽年代久远,却朱丹依稀。墓葬文化如此厚重,大汉风韵可见一斑。这也让我明白了一个现象,那就是庙会巡游中为什么大家那么热衷于表现“阴阳界”。

郪江山清水秀,小镇古朴典雅。三四米宽的街道两边,多是木结构黛瓦平房,屋檐都向街心伸出,用木柱支撑,在门前形成一条遮阳避雨的走廊。街坊邻居在廊下吃饭,喝茶,摆龙门阵。到赶集日子,廊下支起一个个小摊,青石路上,肩挂背篓的身影川流不息,还有木柱上精美的浮雕图案和横梁上的镂空雕刻,无不书写着曾经热闹又安稳的民居文化。

古庙是郪江古镇的典型建筑。短短不过三百米的小街,曾有观音庙、关爷庙(武圣宫)、王爷庙、地祖庙、黑神庙等,每座庙里都有戏台,想象自己穿越到明清,那时的郪江是何等热闹,五座戏台同时开唱,你方唱罢我登场,或激越或温婉的川腔余音绕梁,回荡在镇头的山水之间。如今还有王爷庙、地祖庙保留完整,包括里面的戏楼。

川 剧 迷

王爷庙位于古街中间,建于清代,坐北朝南,由山门、戏楼、左右厢房和正殿构成,呈四合院布局。戏楼是背面当作山门,坐南朝北,面对正殿,台上的戏大约先是给正殿里的城隍神欣赏的。地祖庙的结构布局也大体相似。巡游前后,王爷庙和地祖庙里的古戏台是好戏连台。郪江庙会组织者滕致祥先生信心满满地说道,“郪江是有名的川剧之乡,大热天里,各位名角都是尽心尽力,有些孩子父母喜欢演戏,从小跟到大人,现在也会唱会跳了,何愁没有观众看。真是热闹非凡,精彩连连啊。”台前自带椅子或席地而坐的老人正聚精会神地望着台上,锣鼓铿锵,脸谱靓丽,《狸猫换太子》引得满堂喝彩。

极具沧桑感的黄桷树在郪江古镇随处可见。王爷庙院子里有两棵,一棵是“树包石”另一棵却是“石包树”,而在古街的街尾,有两棵古树却长成了一棵,名为“合欢树”,这是大自然的造化,还是城隍爷的点化呢?老街通往河边,就引出古郪道的一段,这是连接川中、川东的咽喉。坑坑洼洼的石阶,光滑起亮的石板,曾经叠加了多少忙碌穿梭的脚印,又曾倾听了多少古往今来的城隍故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