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文艺创作【时间:2014-08-18】 【来源:】 【阅读量:529】
书香女人

  姚小红

  罗曼·罗兰劝导女人们:读些好书,知识是惟一的美容佳品,书是女人气质的时装!的确,喜欢读书,沾染书香,一个女人自然就有了脱尘的气质。这种味道,是美容和时装都无法给予的。

  喜欢读书的女人,眼中摄取的万物自是不同,花尖上有她的文字,露珠上有她的文字,浮云上有她的文字。文字里也总有翩飞的蝴蝶、旷野的风、天上的繁星……天边和海角,都是她可以去的地方。因为阅读,一个人的心灵是那么自由。

  喜欢上读书,是在五六岁的时候,因为一本杂志。那时我们兄妹五个随父母住在一个名叫方垭的小镇上,父母都是小镇上的教师。童年的生活自是丰富,跳皮筋、滚铁环、捉迷藏等,还有一大乐趣就是读书。

  从记事起,每月邮递员都会在家门外喊:姚老师,书到了。我们兄妹几个总是一拥而上。《儿童文学》、《少年文艺》最是抢手,而我独爱戏剧杂志。

  记得有一天,家里新到了一种杂志叫《戏剧天地》,封面是一个戏剧扮相:一个仕女目光含幽含怨,头上的珠花似乎在隐隐闪光,纤秀的手握一卷诗书。父亲告诉我:这是林黛玉读《西厢》。那么林黛玉是谁?西厢又是什么?已经不知道父亲是怎样对幼小的我讲述这样的人物和故事的,但是从那时开始知道,原来书中只一个画面,就可以有这么多入心的人和事。一幅画看完,下一幅画又吸引了我。就这样翻阅着,一晃,四十多年过去了。

  在众多的阅读中,更青睐一些女性作家和以女性的人生体验为主题的作品。看三毛留在撒哈拉沙漠的洒脱和孤独,跋涉又跋涉,努力在印证人间还有那一缕纯真;张爱玲“低到尘埃里的爱情”,有着凤凰浴火般的神韵,那么倔强独立,不染风尘;席慕容的文字则是一首绮丽和忧伤交织的咏叹调,折射出她细腻多情缠绵真挚的灵魂;而最具母性光辉的我觉得应该是毕淑敏了,豁达而醇厚。

  印象特别深的作品是方方的《水在时间之下》和王安忆的《长恨歌》。只上海一条里弄,王安忆就写得那么袅袅娜娜,洋洋洒洒几万字下来,就把你俘获进去了,更不用说还有朦胧的绝尘女子在那隐隐约约,就像自己在那条里弄里走了几遭,而且不愿走出来。送我《水在时间之下》的朋友和方方同在武汉,竟帮我得到了方方的签名,我拿到时巨大的愉悦翻涌在内心。这愉悦和方方的名气无关,是沉溺于她作为一个读书写书女人的兰心蕙质。而《挪威的森林》里的直子和绿子类的人物,总在暗夜里鲜活,不紧不慢地在光阴的海里浮游着。

  沏一壶香茶,看着书,漆黑的夜空自有星光慢慢璀璨起来,各种人物活跃着,搅动着夜风暖意融融。一次次的邂逅,一次次的美丽,就像逐花而居的蝶,舞着光阴的翅膀,很自由。灵魂的契合和情绪的流淌如约而至,整个过程美丽而安静,这是何等奢侈的享受啊。

  喜欢读书的女人,走在芸芸众生里,一眼就能识别出来,她从容、得体,有着淡淡的微笑,还有着那种淡淡的书香。